精彩小说尽在s1阅读!

手机端
当前位置: 首页> 言情 > 情深似毒甘之如饴

情深似毒甘之如饴

作者:希尧 分类: 言情 主角:苏瑾叶陆聂琛 来源:掌中云

小说简介:丈夫因为白莲花,将她送进精神病院,受尽折磨。他说:她是那么完美,你怎么可以这么险恶去玷污她?她心痛的不想解释,只想逃离“求你,放我走吧。”他冷笑:“想走?除非你死……”她笑得凄惨:“你会后悔的。”他冷呵:“除非我死……”后来,真相大白,他跪求原谅。苏槿叶笑得璀璨:“你怎么不去死?”...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陆聂琛愣住,因为苏瑾叶口中是刚才要背的台本。

可即便是台本,苏瑾叶的反应,她的话,还是让陆聂琛胸口震了一下,又痛又酥。

哪怕这种痛,对于他而言,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反而觉得可笑,更加证明苏瑾叶所作所为都不过是伪装而已!

“先前让你说你支支吾吾,现在会了?”陆聂琛捏紧着她的手腕,越发用力,唇畔尽管是笑着的,但无人不僵着身子面对。

下一秒,他笑容消失殆尽,一把扯着苏瑾叶,“晚了!”

“苏瑾叶,你不是喜欢装吗?两年前喜欢装无辜,现在又喜欢装可怜?”陆聂琛加快脚步,强行将苏瑾叶带离大厅,朝着漫天大雪的外头走去,“我今天就让你一装装到底!”

寒潮的空气侵入苏瑾叶身躯,几乎蔓延到五脏六腑,陆聂琛的步调她也跟不上,颤抖着挣扎:“陆聂琛……不要……”

她虚弱的声音只能发出单调的话语,陆聂琛正散发着滔天怒火,更是完全听不见,盛怒着将苏瑾叶甩到雪地里。

苏瑾叶头被重重撞击到一处硬、物,嗡鸣的也感觉不到疼痛,模糊得朝着旁边看过去,尽管早已经没了屈辱之心,但看到以后,还是情绪激动的差点呛出血来!

狗窝……是狗窝!

她如今蜷缩的地,是狗不愿意待着,已经破败的狗窝,陆聂琛竟然让她窝在这里?不就相当于狠狠甩她脸一巴掌,告诉苏瑾叶,她连狗都不如吗?

“哈哈……”苏瑾叶呛出眼泪来,刚涌出眼眶就冷了,她拼命低下头,如今所有侵入身体的寒冷,都抵不过胸口蔓延的半分疼痛。

陆聂琛仍旧是居高临下着,黑眸睥睨俯视,表情嫌恶:“苏瑾叶,我可是给了你机会,你就好好装可怜!别让我失望,赵雪!”

赵雪突然被喊了名字,吓了一跳,但还是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过程中一搓手臂,真冷!苏瑾叶身着单薄,估计活不过今晚吧?

“以前黑虎带着的狗链子拿过来,给苏瑾叶锁在这里,既然跟狗一样喜欢装无辜,那就让她别有机会从狗窝旁边离开!”

赵雪眼神一闪而过惊愕,看好戏的态度都被消磨的一干二净,有些畏惧,更不敢耽搁,忙去取了狗链过来。

只是要套在苏瑾叶脖子上的时候,一向不哭不闹,无动于衷的苏瑾叶忽然反应剧烈。

“陆聂琛!”她非常抗拒,嘶哑着涌出泪来,猩红的眸子死死瞪着陆聂琛,“你——”

你不出来什么,陆聂琛却被苏瑾叶拿仇视的目光弄得浑身一颤。

是两年前的苏瑾叶!是她没错了,当年高高在上眸光清冷的站在法庭上,为自己已故的父亲辩驳,“清者自清,单凭这些证据,定不了父亲的罪,他老人家不能平白蒙冤!”

那时,她也仇视着望向自己,眼中有悲痛:“陆聂琛,你要是还有良知,就记清楚了,你的夫人是谁!”

他还以为,苏瑾叶早已经被人敲下了脊梁,那一眼,突然让他又回到了两年前。

有错愕,也有兴奋?

“给我!”他手伸向铁链,黑眸清冽,有朝一日,竟然还能再看到曾经的苏瑾叶,他必然要亲手折断她高高在上的脊梁!

展开阅读全文

猜你喜欢

同类小说

  • 苏晚易程泽

    苏晚易程泽

    因上被迫降级的易程泽再次面临高二毕业会考英语将会不及格的压力,也正是因此,苏晚成为了他的英语补习小老师。一个早已萌生情愫,一个在教诲中一见钟情。实现各自梦想,携手前进。

  • 他人设崩了

    他人设崩了

    因上被迫降级的易程泽再次面临高二毕业会考英语将会不及格的压力,也正是因此,苏晚成为了他的英语补习小老师。一个早已萌生情愫,一个在教诲中一见钟情。实现各自梦想,携手前进。

  • 白小柒陆景宸生命倒计时抖音

    白小柒陆景宸生命倒计时抖音

    可每次醒来,我都会安慰自己,十年他都不曾离开,余下时间,他还是会和我一起度过。但此刻我发现我错了,我看见陆景宸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眼中漾着一种悸动。

  • 白小柒陆景宸苏倩林

    白小柒陆景宸苏倩林

    可每次醒来,我都会安慰自己,十年他都不曾离开,余下时间,他还是会和我一起度过。但此刻我发现我错了,我看见陆景宸从来都是波澜不惊的眼中漾着一种悸动。

  • 生命倒计时白小柒陆景宸

    生命倒计时白小柒陆景宸

    在这十年里,每天早上起来,我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他爱上别人。每天夜里我总是做恶梦,梦见他有喜欢的人后,将我抛弃。

  • 弱流莫七成魏言

    弱流莫七成魏言

    “你吃了么。”莫七成咬了一口馍馍,心中一个我草,好硬,好难吃,这是石头么。莫七成缓了缓,不让自己丢脸了。“我有,有吃的。”魏言看到莫七成给他馍馍,一下子又是吓到了,不敢接,这个可是这个家唯一好的吃食了,他可不敢吃。“你吃什么?”莫七成找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好像,没有怎么的看到过,魏言吃东西,好像在新婚开始,原主就呵斥魏言不许和她同台吃东西。

  • 弱流女尊莫七成魏言

    弱流女尊莫七成魏言

    “坐。”莫七成再次说的,魏言不得不的坐下了,不过还是忐忑,而且低着的头,看向自己坐下的板凳,是四条腿的,更加的不安了。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