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s1阅读!

手机端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频道>重生八次后小说

重生八次后小说

作者:飞奔的橘子

类型:

时间:11-26

内容概述:《重生八次后》作者飞奔的橘子,主角于灯,重生前:他曾为我而死/他曾照亮我的生命他也曾控制我的人生/他也曾尝试逃离但最终我原谅了他/但最终我爱上了他重生后:对不起,我只想谈恋爱

他们达成了一致,裴绍没松开于灯的手,相反,他就着这个姿势四处张望了下,在空荡荡的城门口,没找到能坐的东西,干脆揽着于灯往地上一坐,任由黄土沾染价值不菲的云锦。

于灯被他拽的一歪,也被迫坐到了大地上。

他对这个行为有话想说,但他更想说的是……

“大哥,不如你先松开我?”这个姿势实在有些别扭,但更重要的是,不方便跑路。

当然他也没想着跑……就是万一他等会想跑路了呢?这多碍事啊。

裴绍好似知晓他在想什么一般,亲亲热热的紧搂他的肩道:“愚兄跟贤弟一见如故,实在是舍不得放开手,于小弟,莫非你嫌弃大哥不成?”

“没错……”于灯可不擅长给人留面子,当即就要果断承认,被裴绍打断了话。

“于小弟,你快坐好,大哥这就要开始讲大道了。”

于灯被他放出的饵吸引了,他盯着裴绍清风朗月的脸看了几秒,决定受点委屈,他调整了下坐姿,舒服了几分,才微微侧头,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来。

岑朔笔直的站在不远处,安静旁听他们的对话。

更远处,草丛里三三两两站着的超凡者们,竖起耳朵,不自觉的朝于灯他们的方向靠近。

裴绍咳嗽了下,下意识的想挥袖,转头一看搭在于灯肩上的手,放弃了装逼的机会,就着这个不怎么舒服的姿势讲起了他的道。

“吾之道……”

于灯听了开头三个字,打断了他:“咱们不扯文行不行?”

倒不是理解不了的问题,而是这种符合礼的说法方式,十分违反人性——准确形容是字词艰涩,且具有多种解释,十分容易造成理解上的误会,普遍适用于不想让旁人听懂的装逼场合,不太适合他想抄答案的场合。

裴绍茫然看他。

岑朔在一旁替于灯解释:“这位亚圣,是贱民出身。”

这个贱民不是在骂人,而是特定人群的称呼:无父无母,没有宗族,流浪乡间,没有师承,该类特定人群大多数活不到成年,少部分活到成年的大多也只是混成了奴仆——顺带一提,贱民下还有一个更低层的存在,完全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

当然,在这里,岑朔这样一说,裴绍自然就能清楚一点,于灯没有接受过完整的贵族教育。

裴绍楞了两秒,扭头看向于灯,语气里自然流露出了不敢置信:“你从贱民成为了贵族?”这可不是跨越了几个阶层的小事,而是某些更值得被警惕的隐藏信息。

毕竟阶层的可跨越性,再比如曾经宛若天堑的阶级差距正在被缩小,甚至被新生的阶层……取代。

于灯思考了两秒,谦虚道:“毕竟发生在汶陵国嘛。”他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岑朔:“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不守规矩的蛮夷之国。”

要不是它不守规矩,又偏生因着不守规矩而越来越强大,又怎会引起众国忌惮,来这么一出?于灯又怎么会遭受这一路的无妄之灾?

岑朔好似没听出他的话外音一般,沉默不语。

倒是裴绍因此而真心实意的感叹了起来:“汶陵国能如此不拘小节,确实不凡。”

他欢欣雀跃的一拍手,生生又将于灯跟他之间的距离缩短了几分:“我倒相信你所说,这不是神药之效的话了。我平生所见,君当传奇也。”

于灯朝戳在他们对面的岑朔看了眼,当世传奇本人神情纹丝不变,如同什么都没听到,端的是好气度。

裴绍再开口时,就换了通俗易懂的大白话:“我所追求的大道,与此世众人不同,与这位圣人截然相反。”

“超凡者大多重视自然之力,他们沟通天地,借自然之力,行超凡之举,但我与他们不同,我五岁成超凡者,六岁已然能借助自然之力,七岁名扬天下,八岁遇到了他。”

裴绍朝岑朔抬了抬下巴:“他在世间活了五百年,自然之力这条路几乎已然被他走到了尽头,遇到他的那一天,我就知道我无法超越他,且如果继续在这条路走下去,我一辈子都将追随着他的脚步,重复他走过的路。”

裴绍娓娓道来时,并不觉得自己所言有多么惊世骇俗,当然这也确实并不是秘密,世间大多数人都知晓他是一个天才。

于灯也曾看过他的资料,但看资料跟听对方亲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神童可以后天制造,流言可以人为引导,一切都可能存在虚假。

唯独对方如此漫不经心甚至还带了几分耻辱说出这一切的时候,于灯真切的意识到,对方当年就是这么牛逼,而他此刻也是真的为他因为赢不了岑朔,而选择换另一条路的行为感到耻辱。

普通人·于灯沉默着继续听着对方的讲述。

“你知道的,年轻人总是比较年轻气盛……”

八岁的小孩子……行吧,你说是就是吧,于灯艰难按捺住自己的吐槽欲。

“我无法接受一个远比我强大的存在永远站在我身前,所以我选择放弃借助自然之力,开始寻找适合我的路,”

他停顿了下,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跟于灯分享:“我这么做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我真的疯了,阿爸阿妈,阿公阿奶都来劝我,甚至太公跟我说,我们完全可以干掉岑朔……”

他停顿了下,压低声音,装出一副只跟你说的小秘密的模样神秘兮兮道:“这件事旁人可都不知道,我就跟你一个人说。”

于灯看了眼对面沉默的岑朔,又越过他看了眼竖起耳朵的超凡者,对此保持沉默。

“他们觉得这样我就不会发疯了。当然很可惜,他们没找到机会。”裴绍轻描淡写的道:“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路。”

“十岁那年,我意识到世间还有另一条未曾有人涉足过的路,这条路,充满了绚丽的想象和归整的棱角,我越研究,便越痴迷,一直到如今,我也未曾彻底研究透彻。”

戏肉来了,于灯在心底打起小抄,拿眼神示意他赶紧继续。

裴绍不紧不慢的在众人集中的注意力中道:“世界的运行是有规则的,衡阳东升西落,四季更迭,花开花落,都自有其规则在,我不借助自然之力,但不代表我无法使用风雨雷电。”

“我方才用的那招,就是基于我所了解的道,在黑暗中制造出光源,这并不困难,只要你对光的诞生有正确的认识,就能……”

于灯表情渐渐呆滞,裴绍只以为他是没听懂,亦或是不敢置信,又怎么会知晓于灯此刻内心正在疯狂刷屏:妈呀,这怕不是当代牛顿?

这家伙可太能了,封.建社会还没出现的小世界,楞是让他整出科学来了,这要是他多活几年,怕不是直接从奴.隶社会进入现代社会了?

作为理科生的于灯怦然心动——对人家的大道。

他戳开技能面板看了眼,十分想将吟诗作对更换成探索自然科学,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吟诗作对看了几秒,也没见系统因着他的念头发生任何变化。

他冷漠的关闭了技能面板,继续旁听裴绍的模板。

“这就是我的大道,用规则来定义世界,而不是借助世界的力量。”裴绍并没有缺心眼的介绍自己领悟的规则,他一言带过规则的内容,就进入了总结。

其实这依旧是世界的力量。看透一切的于灯艰难的将羡慕掩盖,矜持的点了点头。

裴绍转头看他,光风霁月的神情瞬间变的热情无比,他紧搂着于灯,亲昵的提出了要求:“于小弟,你可以介绍你的大道了。”

于灯在心底摊开小抄,回忆了下他之前吟过的那三句诗,张嘴就来:“我的大道,跟你们都不同,自然之力和世界规则都与我无关,我……”

他停顿了下,翻了下小抄,说道这里的时候,裴绍开始介绍自己的经历了,于灯就跟着照搬道:“我前半生都在为活下去而努力,那时我未曾见过这个世界,直到二十岁那年,我遇到了陛下,世界在我面前展开些许模样,我不再担忧如何活下去,我开始关注如何让更多人活下去。”

我瞎扯的,谁信谁傻逼。

于灯停顿了下,在莫名严肃起来的气氛中,平静讲述半真半假的故事:“我曾想过成为超凡者,但事实证明,我并没有这个天赋。这对世间众人来说,并不为奇,除去少部分人之外,更多人都没有这个天赋。”

“但这一切在归树国中改变。”

众人打起了精神,忍不住想起了那枚传言被他偷盗的神药来,难道神药果真如此神奇,竟然能逆天改命?

“我意识到如果我未曾拥有天赋,那么我也可以选择,走另一条路。”于灯继续编道:“就好似归树国一般,选择一条未曾有人走过的路。”

“如何走出这条路的过程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与神药无关,随时欢迎你们去询问归树国。”于灯特地点了一句,才继续道:“这条路,就是……”

在众人“废话这么说,一句重点也没有”的眼神里,于灯居然还不道德的停顿了一下,吊足了他们的胃口——因为他在现编一个有逼格的名称。

反正不可能叫吟诗作对这个名字,要知道这个世界连诗词的体裁都还没出现,更不要说吟诗作对了。

这个念头泛起时,有道灵光从于灯脑海闪过,眨眼间消失,快到让于灯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有个词不受控制的从于灯嘴里斩钉截铁的吐出。

“文以载道!”

话音落下,天地巨变,黑夜骤然亮起,风云变化,世界为之所动。

相关文章

X

关注一下,免费看小说